酷、刺激,易烊千玺在《少年的你》里都体验了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拍摄初期,表演老师一直陪在易烊千玺身边。到了《少年的你》,他已经不再需要表演老师来为自己打气。虽然拍摄前期仍然很难进入状态,但他大多还是依靠与导演的沟通和自我消化来塑造角色。监制许月珍给易烊千玺的表演打了9.9分(10分制)。最初选演员时,她和曾国祥都觉得易烊千玺和小北有太多相似性,易烊千玺演得好,很大程度上是沾了角色的光。但,在电影拍摄完成后,有次大家一起吃饭,许月珍才发现,原来易烊千玺与小北也没那么像。

其实最初拿到剧本时,易烊千玺也不太理解角色,难以找到共鸣。他认为最难的是和陈念的对手戏,只能通过导演一点点调,“我演戏是新手,特别喜欢听导演讲戏,他每次都能看出你哪个地方不够。”

与周冬雨在片场的各种欢腾不同,易烊千玺比较慢热,每拍完一场戏他都喜欢独自找个角落自我消化。就像采访时,他也偶尔会陷入一丝沉默。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“他所谓的不讲话,其实是在思考。”监制许月珍说。记得《少年的你》中有一场重头戏,对易烊千玺来说,在表演上是有难度的。他独自一人,找个角落,打开手机翻到一篇文章看。再开拍时似乎一下就变得顺利了起来。

许月珍已经不记得易烊千玺看的是什么文章了,但她慢慢发现,这个当时还只有17岁的少年已经有了让自己进入角色的方法。

【新鲜问答】

新京报:在中戏学了一年,最大的收获是?

易烊千玺:以前可能对于这些东西只是一个感觉上的触碰,但是到学校后,老师会把这些理论实体化,而且非常系统非常全面地讲给你,就会有一些收获。

新京报:马上就要到19岁的生日了,有什么生日愿望吗?

易烊千玺:暂时没有什么大的生日愿望。最近几年的生日愿望,跟小时候都不太一样。小学时候的生日愿望,就类似跟爸妈说想要电脑这种的,长大之后基本不太有愿望了,就当个小仪式过了。

新京报:如果给你三天假期,怎么安排?

易烊千玺:去郊区玩,跟朋友一起自驾游。之前去过一次内蒙古,一个特别荒的草原,草都是光的,晚上就睡在帐篷里,特别冷,零下好几摄氏度。那次真的是说走就走,东西都没带齐,匆匆忙忙就回来了。

新京报:能分享一个最近独处的幸福时刻吗?

易烊千玺:每天累的时候回家躺着。

新京报记者 滕朝

人物摄影 郭延冰

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,

<< 1 2


为您推荐

大家都在看

点击最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