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家分晋之三:治家理国自古一理,治家有方的他为化家为国铺平道路

有时候,一个人一生最终的成就如何,就看他是否挺过了最艰难最关键的那一步,而对于赵鞅来说,这一步他挺过去了。这一年,他打垮了外敌,剿平了外患,也还是在这一年,晋国的正卿荀跞死去,他顺利地得到了执政大权。从此,集军、政、外交等大权于一身,成为晋国赵氏家族继强势的赵盾、沉稳的赵武之后又一位强权执政,并开始了对晋国长达17年的独裁。

赵鞅执政之后,立即发动了对范氏和中行氏残余势力的打击,公元前490年,赵鞅在柏人(今河北省刑台市柏乡县西南)一举击败中行寅、士吉射,迫使二人逃亡齐国,长达8年的晋国内战被赵鞅平定。柏人也在继邯郸之后成为赵氏的私邑。

为光复晋国霸业,赵鞅在他的有生之年,先后参加与吴国争霸的黄池之会并发动了对卫、齐等国的战争。公元前476年,赵鞅走完了他强悍霸气的一生,离开了人世。

赵鞅善于纳谏。赵鞅有个家臣叫周舍,善于直谏。周舍死后,赵鞅每次听朝时,都显得很不高兴,他的家臣们感到非常惶恐,以为他们犯了什么过错,就向赵鞅请罪。赵鞅说:“我听说,一千张羊皮加起来,也没有一张狐狸皮珍贵(千羊之皮,不如一狐之腋)。现在你们来上朝,只知道唯唯诺诺地附和我说的话,而不是像周舍那样向我直言进谏,所以我感到非常忧虑。”晋国百姓听了,才知道赵鞅是一位胸怀宽广、善于纳谏的人,因此归附他的人越来越多。

赵简子有两头白色的骡子,非常喜爱。一天夜里,任广门邑小吏的阳城胥渠(复姓阳城,名胥渠)来向赵鞅请求说:“主君,您的家臣胥渠病了,医生说,如果能找到白骡的肝吃了,病就能好,否则,就只能是等死了。”其时董安于在侧,他有些生气地说:“阳城胥渠这个家伙,竟然想吃我们主君的白骡子,请主君把他杀了。”赵鞅说:“杀死人而让牲畜活下来,这不是太不仁义了吗?为了救人而杀掉牲畜,这不正是我们追求的仁义吗?”于是命厨师杀掉白骡,把骡肝送给了阳城胥渠。过不多久,赵鞅率军攻打戎狄,广门邑的将士们左队七百人,右队七百人,尽皆奋不顾身,率先登上敌方城头杀敌,以报答赵鞅的爱士之情。

董安于被荀跞逼死之后,赵鞅派家臣尹铎去治理晋阳。因为荀寅和士吉射在围攻晋阳时在晋阳城外修筑了许多的营垒,所以赵鞅特意嘱咐尹铎,到晋阳后先把那些营垒拆掉。谁知尹铎到晋阳之后,不但没有拆除,反而增高并加固了那些营垒。赵鞅随后到晋阳,看到加固的营垒非常生气,坚持要杀掉尹铎之后再入城。众大夫向他劝谏,赵鞅暴怒地说:“尹铎这不是在助长仇人的威风并侮辱我吗?”有一个叫邮无正的家臣就进言说:“加固这些营垒,不仅能让人常怀警惕之心,而且还能作为晋阳城的外围屏障,有什么不好呢?如果您处罚尹铎,那就是处罚了做好事的人,奖励了做坏事的人,这样下去,臣子们还有什么指望呢?”赵鞅听了立即明白了尹铎的良苦用心,于是用军功奖励了尹铎。

通过这些经济、军事以及政治上的改革,赵鞅作为一个新兴地主阶级的代表,很大程度上动摇了奴隶制的根本,加快了晋国迈向封建制的进程,同时也为赵氏化家为国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,并为推动中华民族的社会发展进步做出了一定的贡献。

节选改编自《中国历史长河》(冷雨清著),



为您推荐

大家都在看

点击最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