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家分晋之三:治家理国自古一理,治家有方的他为化家为国铺平道路

董安于死了,其他三卿放心了,赵氏也安宁了。获得安宁后的赵氏,立即把目光投向了范氏和中行氏。范氏和中行氏虽然逃亡在外,但他们在国内的势力依然非常强大,两家一日不除,晋国便一日不得安宁。赵鞅经向晋定公请命,率军清剿范氏和中行氏叛军。

公元前496年夏,赵鞅挥师向两家盘踞的朝歌进军,范氏和中行氏为减轻赵鞅围困朝歌的军事压力,一面派人向齐国的齐景公求救,一面派人联合戎狄进攻晋国的绛都。戎狄的军队非常轻易地就被留守绛都的荀跞挫败,但时刻想要中兴齐国霸业的齐景公却并不那么容易对付。他一心想要从晋国的内乱中渔利,削弱晋国并壮大齐国的势力,于是联合宋国、卫国、郑国等这些周边小国,组成反晋联盟,救援士吉射、中行寅并竭力攻打赵鞅。

赵鞅沉着应对,大败政敌一方的军队。公元前494年春,赵鞅率部向已成为范氏、中行氏据点的邯郸发起猛攻,企图尽快结束内战。齐、卫二国见状,立即抽调军队,救援邯郸,双方相持整整一年,不分胜败。当年冬天,赵鞅掉转枪口,围困朝歌。齐景公筹备大量的粮草,由郑国的子姚、子般押送,支援范氏和中行氏。士吉射得讯之后,立即带兵前来迎接。

眼看朝歌就要被攻下,如果士吉射得到这批粮草,那么两年多时间的围困就会前功尽弃,晋国要想结束内战,又会变得遥遥无期。出于这个战略意图,赵鞅立即调集军队前往拦截。晋、郑两国军队在卫国的戚邑(今河南濮阳市新市区)相遇。

展开全文

其时赵鞅的兵力较少,而郑国押送粮草的是大军,赵鞅寡不敌众,但他已没有退路,如果这批粮草被郑国军队成功运送到朝歌城中,士吉射和中行寅得到补给,战争形势马上就会逆转,到那个时候,赵氏反过来就有覆灭的危险。

生死存于一线,战胜郑国军队,就意味着大获全胜,否则,就只能是死路一条。赵鞅在军前发布誓词说:“如果我们能够战胜敌军,上大夫接受一个县的奖赏,下大夫接受一个郡的奖赏(郡在秦代之前比县小,秦代之后比县大),士可以得到十万亩良田,平民工商都可以做官,奴隶可以获得自由。”这样的誓词在当时来说前所未有,甚至可以说是闻所未闻。平民和工商匠作可以成为士大夫,而受到奴役的奴隶可以成为自由民,这在当时的奴隶社会,无疑是至高无上的悬赏!这番誓词极大地激励了军中将士,晋军士气高昂。

这一年是公元前493年,双方最终在铁(今河南省濮阳市西北)展开决战,赵鞅再一次激励将士们说:“我们晋国魏氏的祖先毕万,刚开始也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士兵,但他在作战中非常勇猛,曾经七战七胜,最终使他的子孙在今天成了晋国的卿士。你们努力吧,我们不一定就死在敌人的手里。”

赵鞅身先士卒,带领将士冲锋。郑军的武器击中了赵鞅,赵鞅一时倒在车上,为他担任车右的卫国太子蒯聩(其时流亡到晋国)用戈扶助他再次站起来,继续指挥战斗。晋军将士见主帅亲冒矢石,不顾个人生死奋勇向前,立即大受鼓舞,勇气倍增,在兵力上占优势的郑军竟然被冲得七零八落,丢下粮草落荒而逃。晋军最终取得了这一场阻击战的胜利。

这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因为发生在铁地,因此被称之为铁之战。在铁之战中,赵鞅因其极具激励性的誓词而受到后世兵家的推崇。137年后,商鞅在秦国变法时,吸收并发展赵鞅这种奖励军功的办法,制定了军功爵制,对于推动战国时期的秦国军事力量迅速强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

为您推荐

大家都在看

点击最多